首页中心简介组织机构学术动态学术交流下载中心
 
 
 
 
学术交流
 
西方近代抽象人性论的哲学基础
2013-04-24 10:55  


                                                    王晓红
摘 要        我们通常把近代哲学的各种人性理论概括为“抽象人性论”。导致“抽象人性论”原因是多方面的, 既有思想内容上的, 也有思想方法上的, 而更为根本的、深层的原因则是在人的理解原则上的知性逻辑的本体论哲学思维方式。对近代哲学抽象人性论原因的追问和分析对理解马克思人性理论变革和哲学变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      哲学基础; 抽象人性论; 原因; 分析
作者简介 王晓红, 1968年生, 哲学博士, 辽宁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辽宁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 辽宁沈阳110036)。
中图分类号 B56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1- 6198( 2010) 03- 0036- 03

        “现实的人”是马克思哲学变革—— 历史唯物主义新世界观的出发点, 从实践出发阐释“现实的人”是马克思变革近代哲学抽象人性理论的成果。近代哲学家们怀着极大的热情从各种角度对自身发起追问, 寻找人的固定不变的一般本性, 其结果却恰恰把现实存在的具体的人变成了缺少丰富性的抽象的人。之所以如此, 根本原因在于对人的理解原则和解释原则上的知性逻辑的本体论哲学思维方式。
                                              

                                                                  一

       从近代早期科学发展的状况看, 只有力学和数学是最先发展起来的学科, 代表着近代早期的知识水平。所以, 哲学家们都充分利用力学和数学方法来重建哲学世界观, 经过培根、霍布斯、笛卡尔、斯宾诺莎的努力, 逐步建立起同神学相对立的唯物主义世界观, 强调人的自然本性, 把人看做是避苦求乐、自我保存的自然存在物, 是有血有肉的物质实体, 完成了战胜宗教神学的任务。如果我们把这一时期的哲学发展称做上帝自然化过程的话, 那么无疑科学是起了决定作用的。这是科学对近代哲学早期人性论影响的积极一面。另一方面, 科学也使哲学看世界的方法片面化了, 造成了近代哲学前两个世纪的机械性, 从而也必然造成哲学考察人的方法的机械性, 有了“人是机器”的哲学命题。恩格斯曾经对科学发展的这种状况有过精辟分析: 17和18世纪, 自然科学主要处于分门别类地收集材料的阶段, 还没有可能做整理材料的工作, 即还没有综合学科。由此产生两种结果: 一是使得人们对世界的认识简单化, 把一个无限多样的世界简化为力学和数学的机械性世界; 二是不了解事物是一个历史性过程, 不了解现存事物是一个结果。这种状况在人性论上的表现是, 近代早期的哲学家们以机械力学的原理考察人、社会及自然的一切, 把人视为一架按照力学法则作精确运转的思维机器, 只会判断, 不懂得感情, 强调了人的自然属性, 并将整个社会、国家视为一部大机器, 人是大机器上的一个零件。人和整个客观世界一样是按牛顿所描绘的数学、力学的法则进行永恒的机械运动, 自然、社会与人都被机械化、数学化了, 一切都受机械必然律的决定。这是哲学为了战胜敌视人的神学而与科学结盟所付出的代价。哲学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同时哲学世界观被力学和数学化了。“一方面, 科学是哲学战胜神学的盟友和支持者; 另一方面, 科学状况的限制是使哲学片面化的原因。力学和数学,是17世纪哲学优于古代的长处, 也是它劣于古代的短处。”[ 1 ]这种牺牲了人的情感、欲望, 把人理解成服从于因果必然律的冰冷无情的理性机器的人性思想必然是抽象的, 其实质是将现实的人变成了 “非人”的机器。到了19世纪, 科学到发展到整理材料的水平, 人们有可能去描述世界的总体图景。于是哲学上从上帝自然化走向上帝人化, 人成为哲学的中心, 产生了注重人的理性思维能力的德国古典哲学。但是, 人的理性思维能力却被黑格尔发展到了另一个极端。
                                                                     二
       理性主义是传统哲学的主要特征, 在对人的认识上也是如此。从古代哲学开始, 就逐渐形成了轻视感官认识、重视理性思维的特征。古希腊哲学家色诺芬尼第一次区分了思想和感觉, 强调思想的重要性。“感觉是不可靠的, 只有思想是万能的。感觉有欺骗性, 束缚于感觉, 就会妨碍理智。”[2 ]赫拉克利特也是轻视感觉而重视思想的, 认为“眼睛和耳朵对于人们乃是坏的见证”, “思想是最大的优点; 智慧就在于说出真理, 并且按自然行事, 听自然的话”[ 3 ]。赫拉克利特断定感官只能观察事物但不能得到事物的真相, 因为感官受内外特殊的情形与方式的限制。可是理性(思想) 却不受这种限制, 所以理性能够达到真理。感官得到的是特殊的现象, 理性得到的是普遍的本体; 所谓真理, 就是本体活动的方式, 所以真理必是普遍的, 而且是一贯的。巴门尼德则把思想的作用推到了极端, 同时把对感觉的轻视也发展到了极端。“不要遵循这条大家所习惯的道路, 以你茫然的眼睛, 轰鸣的耳朵以及舌头为准绳, 而要用你的理智来解决纷争的辩论。”[4] 柏拉图借助于理念世界和现实世界两个领域的划分, 把人的知识分为两种, 一种是以可见的现实世界为对象的感性知识, 即“意见”, 一种是以可知的理念世界为对象的理性知识, 即“ 真理”。理性知识高于感性知识, 真理高于意见, 因为“ 意见所处理的是生成变化”, 因而是含糊的、不确定的, 而“理性所处理的是真实存在”, 因而是可靠的、确定的。柏拉图的这个思想构成了被当代哲学家称为“理性主义” (本质主义)的哲学传统, 同时也构成了人性论问题上的理性主义基调。柏拉图、亚理士多德都以理性的概念来规定人, 给人下定义, 于是就有了“理性灵魂不朽”、“ 人是理性动物”、“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等论断, 把人之为人的根据囿于人的理性之中, 从而产生了希腊学者最为推崇的辩证思维方式和逻辑推理形式, 造就希腊哲学特有的思辨性特点。

       中世纪经院哲学在信仰的目的下强化了肉体和灵魂的区分, 将肉体和灵魂对立起来, 并把肉体享受视为人性恶的根源。文艺复兴以后, 理性主义(主要是科学理性)的哲学思维始终引导着近代西方哲学思想的发展变化。近代哲学家高举科学理性与自由的人文主义旗帜, 反对中世纪以来的封建专制和宗教统治。他们以“理性命令”取代上帝命令, 在科学理性的基础上, 把人看成求知的、具有理性思维与逻辑推理能力的存在者, 从理性的角度论证人性的基本内容, 阐明人的根本追求。虽然在认识论上, 理性主义是与经验主义对立的, 但是, 从他们的人性思想看, 他们都是理性主义者, 他们都肯定了人掌握科学知识的理性思维能力, 都肯定了人运用理性方法去认识世界, 就能求取真知, 从而支配自然获得幸福, 都在为建立理性王国而努力。德国古典哲学弘扬了人的思维能动性, 人的理性能力变成了自我运动、自己发展自己的能动力量。黑格尔则把理性能力发展到极端, 以绝对理性囊括一切。理性不仅是人的本质, 而且是整个宇宙的本质, 宇宙是绝对理性的外在表现。而人仅仅是绝对理性发展的一个环节。这样, 人性中的理性因素被扩大到吞没感性, 使人成为无情无欲、抽象思辨的人的地步。
                                                            三
       近代, 哲学的主题由古代探求宇宙本原转到知识的合法性上, 本体论意义上的二元分立思维变成了认识论上的主体和客体的对立, 形成了经验论和唯理论两大对立哲学派别, 对人的认识形成了相互对立的感性主义人性论和理性主义人性论。理性主义人性论的功绩是不可忽视的, 它高扬理性的旗帜, 揭示了人类理性的巨大能动性和创造性, 确立了人类主体在自然界中的地位。而且, 理性主义人性论把自由视为人的最高本质, 把自由理解为对必然性、普遍性、规律性的理性把握, 这就激发了人类追求真理、探索真理的热情, 对于科学的昌盛和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能力的提高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但是, 理性主义人性论的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 由于强调人的理性本质, 忽视人的自然本质, 轻视人的非理性因素, 使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丰富的人变成了抽象、枯燥、毫无生机的存在。理性主义人性论所追求的人的自由, 不过是抽象的主体的精神自由, 这在黑格尔哲学中最为明显。感性主义人性论立足于人的感性自然基础, 在其发展中逐步深入地探究了人的自然属性的方方面面: 感觉、欲望、本能、经验、情感、功利、人的自然状态、人与人之间的现实社会关系等, 对人的自然基础的探讨有许多细节方面的进步, 甚至在法国唯物论和费尔巴哈那里开始走向了对人的现实社会性的重视。但总的来说, 它并没有取得理性主义人学那样具有重大突破性的进展, 它只是停留在对人的自然属性进行知性分析, 没有看到这种现象内在包含的人的感性活动的能动性, 而这种能动性恰恰就是理性主义人学所揭示的理性生命的自由之本源所在。正如马克思批评以费尔巴哈为代表的旧唯物主义时说的, “能动的方面都被唯心主义抽象地发展了”。感性主义人性论抓住了人的感性自然基础, 却丢掉了这个基础中深层本质的东西: 理性生命的自由冲动和自我否定力量。感性主义人性论不能深入到感性自然现象的本质, 这正是它不能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原因。
        总之, 理性主义人性论和感性主义人性论在思想内容上分解了人的感性和理性, 各自强调了人性的一个方面。这样分化发展的最终结果是: 理性越被证明为具有巨大的自由活力, 它就越成为压抑感性自然中生动丰富的具体个人的外在统治力量。其实, 理性与感性都是人的生命存在, 二者不可分离地统一在具体的人之中。理性的生命活力不仅体现于它对感性自然的展现和超越, 而且原本就潜藏在感性自然之中, 逻辑理性与有机的生命是同一个东西。而黑格尔颠倒地认为后者潜藏在前者之中, 他的这一颠倒便成了要害所在: 不是感性自然中的丰富的具体焕发出普遍的理性生命, 而是理性生命作为普遍的精神统摄、吞没了丰富生动的感性自然, 结果人的丰富规定性被剥离, 具体的人变成了抽象的人。
                                                                  四
     “对人性的理解, 把人性的本质看成是什么、规定为什么, 同如何去看待人性本质的规定以及对规定方式的理解, 这是两个相关然而并不相同的问题。前者属于具体观点问题, 后者属于理解方式和解释原则问题。在对人性的理解中, 应该说后者是更加重要的问题。”[5] 理解方式之所以重要, 是因为它直接关乎把人性、人的本质看成是什么。传统哲学的不同流派和哲学家们对于人性和人的本质,有着多种多样的具体规定和描述, 但不论其怎样规定和描述人性和人的本质, 最终结果都导致了把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抽象的人, 失落了人的具体性和活动性, 现实的人“不现实”。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是因为他们用以理解人性和人的本质的思维方式是抽象的, 以抽象化的理解方式来把握人性和人的本质, 必然带来抽象人性论的结果。传统哲学的理论本质是本体论哲学, 其哲学思维方式是本体论思维方式, 它构成了整个传统形而上学在人的问题上的重大局限性。它在把握人时, 把人视为一种摆在眼前的可以用理性、概念的方式来予以静观的对象, 认为要认识人, 最为重大的使命就是抛开种种关于人的‘现象’ , 去发现人之为人的、既已存在的单一不变‘本质’; 而且只要透过‘现象’, 运用知性逻辑的方式去的方式把捉到了这种单一不变的‘本质’ , 就实现了对人的一劳永逸的把握。“从哲学发展史看, 无论是唯心论者, 还是唯物论者; 无论是经验论者, 还是唯理论者; 无论是把人理解为理性的存在者, 还是神性的存在者, 或是自然性的存在者, 在深层所体现的都是上述基本的解释原则和理解方式。“把人的本性看作前定的、单一的和不变的‘本性’, 这种看法体现的正是‘物种’ 的观点。人类先达到的是对物性的认识, 由这种认识形成了“形式逻辑” 的单极思维。运用物种观点和形式逻辑方法认识人, 这就是历史上对人性总是抽象化理解的主要思想根源。”[ 6 ]海德格尔也认为, 这种对人的理解方式实质上是把人当做“ 现成存在和摆在那里这种意义上加以领会的”[7] , 因而与理解物的方式并无本质差别。舍勒说得更清楚, 这种理解方式实际上是把“人的本质及其价值视为一种自然事实的自然延伸”[8] , 它在表面上把人看得很高, 其实是人的贬值和人的价值的颠覆。以认识物的方式来理解人, 如同以科学的方式理解哲学问题反而不能认识哲学问题一样, 其得到的必然不是真正人的本质, 反而造成了人的失落和抽象化, 这就是造成传统哲学“抽象人性论”的根源。要想克服“抽象人性论”的理论局限, 全面把握人的本质, 首先要破除的就是这种前定的、现成的、不变的物种思维方式和观点, 马克思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他以实践活动原则变革了对人的本质的“ 现成性”解释原则, 实现了人性理论的全面、根本变革。

参考文献
[1 ]高文新: 《欧洲哲学史专题研究》, 长春: 吉林人民出版社,1994年, 第141- 142页。
[2] [3] [4] 北京大学哲学系: 《古希腊罗马哲学》,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61 年, 第130、29、50 - 51页。
[5 ][6 ]高清海: 《新世纪: “人性革命”时代》, 《高清海文存续编》卷二, 哈尔滨: 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2004年, 第116、13 页。
[7 ]海德格尔: 《存在与时间》,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 1987 年,第60页。
[8 ]舍勒: 《人在宇宙中的地位》, 贵阳: 贵州人民出版社, 1989年, 第6页。
(责任编辑: 无  痕)

(社会科学辑刊(CSSCI)2010年第3期)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
地 址: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中路66号 邮 编:110036 (崇山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