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心简介组织机构学术动态学术交流下载中心
 
 
 
 
学术交流
 
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新探析
2013-04-24 11:41  

                                            张素云1        张雷2
(1 .辽宁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辽宁沈阳110036;2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北京100872)
摘    要:2008 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世界性金融危机,至今已走过了两年多的历程,其波及范围广、冲击力度强、连锁效应快。在步入后金融危机时代,认真总结这场金融危机态势下的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关系的特征,尤其是探析社会主义国家在这场金融危机中的应对能力与举措,对当代社会主义的发展前景有着重要的理论与实践意义。
关键词:金融危机;两制关系;探析
中图分类号:D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3291(2011)02-0011-06

       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特别是2008 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一改过去“两制关系”水火不容的对立状态,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联系推向一个新的阶段,使得当代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国家间的相互依存和相互联系空前紧密,相互影响空前深入,也使得“两制关系”更加微妙、复杂。正确认识和处理金融危机态势下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关系,既关系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发展,也关系到全人类的安全与稳定,更关系到社会主义的前途与命运。
       一、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的特定背景
       2008 年底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迅速演变成为世界性的实体经济危机。由于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加深和全球金融体系的长期失衡,这场源自美国的金融风暴,波及范围之广、冲击力度之强、连锁效应之快都是前所未有的,它给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带来严重影响,引起了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忧虑。危机的演变以及各国采取的应对措施,对世界的经济、政治等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此引发了两制关系的新特征,使社会主义国家面临着新的任务。国际金融危机下,“两制关系”的特定背景表现为以下三方面:

       第一,国际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合作的宗旨是共度难关,推动世界经济尽快复苏与发展。在全球化进程中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已经形成了利益交融的格局。资本已跨越了不同制度,民族国家的经济界限已被冲破,使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将在不同经济制度下长期相处,共同发展。各国在政治领域的相互依存也在日益加深,各国的社会制度、政治制度、意识形态和政治需求虽不相同,但他们却相互依存、相互联结、相互影响。2008 年由美国次贷风暴引发的金融危机,由于全球化的迅猛发展,此次金融危机虽然起源于美国,但却迅速发展到整个世界。欧美发达国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发展中国家的金融业也同样面临了诸多危机,尤其出口业受到巨大影响。特别应指出的是此次金融危机与20 世纪以往几次经济危机有许多不同,对社会主义的影响也十分不同。1929—1933 年世界性经济危机爆发时,当时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处于资本主义的包围之中,孤立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之外,因而没有受到当时危机的影响,相反苏联利用各种有利条件迅速发展成为一个世界强国。在20 世纪70 年代爆发的全球性经济危机中,由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处于两个不同阵营,社会主义也没有受到太大的直接影响。而2008 年底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之下爆发的金融危机,虽然首先发生在资本主义国家,但却直接影响到了社会主义国家,而且同样遭受到了较大的损失。这就决定了面临这场人类共同的世界金融危机,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只能共度难关,共同推动全球经济的尽快复苏和发展。
       第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遭到重创,但美国的霸主地位没有动摇。随着金融危机在美国的爆发及其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展,两年来美国以及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纷纷陷入衰退,一些西方国家经济出现低增长,甚至是负增长。2009 年美国GDP 增长率为-2.4%、日本为-5.2%、德国为-5%、法国为-2.2%、英国为-4.9%。2010 年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恢复略有好转,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增长2.7%、德国年经济增长
率为3.6%、英国经济增长率将达1.8%、日本实际经济增长率为2.8%。显而易见,当前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虽均出现温和复苏,但在这场全球性金融危机中元气大伤,实体经济遭受重创。尤其是美国,金融业元气大伤,总体实力下降,政治、社会、外交遭到全方位冲击。然而,金融危机并没有动摇美国的霸主地位:一是美国经济总量仍高居
世界榜首。2008 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已超过14万亿美元,约占世界的1/4,比排在其后的日、中、德、英四国的总和还多。二是美元地位虽有所下降,但并未发生“灾难性崩溃”,仍是国际贸易、投资和结算的主要货币。美国在国际金融格局中的主导地位受到一定削弱,但在相当长时期内不会有根本性动摇。三是美国军事实力尚无人企及。在
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美国国会通过的2010 财年国防拨款总额高达6 363 亿美元,“约占世界军费支出的一半以上,相当于紧跟其后的日、英、法、德、俄等25 个国家军费的总和。”〔1〕四是美国科技和知识创新优势明显。美国“科研投入占世界投入的45%,在信息、生物和制药技术发明专利中,分别占67.4%、57.1%和59.8%。”〔2〕在未来可预见的一段时间里,美国仍将是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
       第三,国际金融危机进一步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生命力,但社会主义还没有走出低潮。世界范围的金融危机导致了全球经济发展的减缓,也同样对社会主义国家经济的发展产生了比较大的消极影响,但从世界范围来看,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总体平稳。特别是中国经济的发展仍然是一枝独秀。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成功地克服了金融危机带来的危害和消极影响,顶住了金融风暴的冲击,不仅实现了预定的稳定发展目标,而是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2008 年,中国经济实现了9%的增长,GDP 画出一道坚定的“上行线”;2009 年中国GDP 为49 093 亿美元,居世界第三;2010 年中国GDP 已超过日本,现居世界第二,中国经济已成了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与此同时,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世界金融危机,也相应根据本国的国情制订了相应的措施。越南政府采取多样措施,落实国会决议,2008 年经济增长6.23%,2010 年越南经济在调整中复苏。“朝鲜一直是世界上经济发展较缓慢的国家之一,但自2008 年以来,经济开始启动,工业产值比前一年增长9%,为近十年来最高水平。”〔3〕跨入2009 年以来,朝鲜迈出了振兴的步伐。古巴受国际金融危机和强烈飓风等影响,经济发展遇到一定困难。2009 年,古巴经济增长率仅为1.4%,低于6%的预期。2010 年古巴国民生产总值增长2.1%, 总体完成了计划要求〔4〕。2009 年,老挝经受了国际金融危机和国际市场矿产价格波动的考验, 经济保持较快发展,2008-2009 财年,老挝GDP 达到55.53 亿美元,增长7.6%,比国会调整制定的目标高0.1 个百分点;2010 财年GDP 达59.67 亿美元, 增长7.9%,超出计划0.4 个百分点〔5〕。社会主义国家面临金融危机风暴取得的重要成果,既要归功于各国党的正确领导和果断决策,更根本的是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证明了社会主义的生命力。与此同时,必须看到20 世纪80 年代末90年代初,由于苏联解体东欧巨变的“政治地震”,使世界社会主义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挫折。20世纪90 年代中期以后,世界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无论在原苏东地区国家、西方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所回升,结束了“动荡期”,进入了“调整期”,并在总体低潮中出现了局部复兴,但当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总体态势仍然处于低潮,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比仍然处于弱势。
       二、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的凸显特征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各经济体逐渐成为利益共同体;另一方面,危机的传染性也相应增强,为此各经济体需要加强金融合作、共同防范危机的发生。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两制”的相互交流和合作就内容和范围来讲是全面的,就其认识和态度来讲则显得更为积极主动。而2008 年以来,不断蔓延和深化的国际金融危机则使得“两制关系”凸显出一些新的特征:
       第一,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共赢”的利益格局进一步突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已经超过了一般的相互依赖和影响,而是达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程度。两制国家间的利益纵横交错,互相交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牵一发而动全身。虽然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间的依赖是不平衡的,非对称性的,有时相互依存不会给各方同时带来利益甚至获利不均。全球化过程中既有赢者,也有输家,但全球经济的不可分割性和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利益的相互联系性,必然使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间“双赢”利益格局最终形成。因为广泛的共同利益决定了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自行其是,单独行动,更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国,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要“利益均沾”,“资源共享”,在尊重对方合理利益和要求的基础上,做出相互妥协,达到各自目的。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格局中,只有利益是永恒的。而世界
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合作的直接目的与宗旨是共度难关,推动全球经济尽快恢复和发展,这就使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两制”国家间形成的“双赢”利益格局进一步突出。它要求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在追求各自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和顾及到对方的利益和要求。在发生利益和要求冲突的时候,应当通过谈判、妥
协,经过反复的讨价还价,各自作必要的让步,各取所需,达成符合长远和全局利益的一揽子协议和共识,以获得更大的双赢性和多赢性的结果。
       第二,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合作的组织机制形式不断完善,合作的平台更加拓宽。时下的金融危机已非一国之力所能解决,不同制度国家必须通过构建国际合作机制,携手协作以共度难关。金融危机有效化解和应对有赖于能产生协同效应的危机应对机制。就当前而言,金融危机应对机制应是一个包括国际合作机制、金融监管机制、金融应急机制和企业扶持机制的统一体。自2008 年,为应对由美国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狂飙,国际秩序机制不断完善,合作的平台更加拓宽。一是20 国集团首脑峰会机制化。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促进世界经济尽快回暖、复苏,两年来20 国集团首脑先后举行了5 次峰会。2008 年11 月15 日,20 国集团领导人在美国华盛顿举行首次峰会;2009 年4 月2 日,20 国集团领导人在英国伦敦举行第二次峰会;2009 年9 月24 日,20 国集团领导人在美国东部的老工业城市匹兹堡召开了第三次峰会;2010 年6 月26 日,20 国集团领导人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了第四次峰会;2010 年11 月11 日,20 国集团领导人第五次峰会在韩国首尔举行。从华盛顿到首尔20 国集团峰会,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共同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加强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平台。二是“金砖四国”首脑会机制化。“金砖四国”首脑会首次正式会晤于2009 年6 月16 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20 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并达成了多项共识;第二次正式会晤于2010 年4 月15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并就世界经济金融形势、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气候变化等合作前景交换了看法并达成了广泛共识。20 国集团峰会机制和“金砖四国”首脑峰会机制,为“两制”提供了一个务实合作的多边平台,有效地将各种力量因素和利益分歧纳入到一个共同的框架内加以协调,为构建一个更加平等、公正和有效的全球经济治理结构提供了一个历史性机遇。同时,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和博鳌论坛亚洲年会的启动,都对缓解当前的国际金融危机提供了合作平台和重要机遇。这些平台既有资本主义国家参与又有社会主义国家参与,特别是国际上流行的“G2”,凸显了两种不同社会制度国家携手应对金融危机的重要。而社会主义中国为促进世界经济复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日益受到关注。

        第三,国际金融危机催生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新变革。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是当代国际关系的重大议题。20 世纪80 年代,邓小平同志针对一两个大国主宰世界而呈现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为主要特征的国际政治秩序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不平等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局面提出了:“世界上现在有两件事情要同时做,一个是建立国际政治新秩序,一个是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6〕此次金融危机虽然只是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中的一次比较大的危机,但它却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一次展示。它预示着以往不平等、不公正、不科学的国际经济秩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也预示着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一场重大变革的开端。各国首脑和代表在2008 年11 月到2010 年10 月举行的4 次20 国集团(G20)首脑会议上的发言,正是这股改革思潮的集中体现。2010 年11 月召开的G20 峰会,对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和加强金融监管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讨论,这种讨论虽然没有对新规则的建立作出了具体的安排,但他却凸显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金融秩序重新构建中的博弈非常激烈。与此同时,我们必须看到,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改革诉求和目的是不同的。奥巴马提出“变革”的目的,是要重振美式资本主义和领导地位。欧洲国家呼吁世界变革旨在恢复资本主义活力的同时,还希望提升欧盟的地位,以期能与美国分享主导权。发展中国家则要求通过改革逐步建立一个公正、公平、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并在此过程中提高自己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发言权。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还任重道远,解决金融危机产生的一系列问题的道路并不平坦,但G20首脑5 次峰会迎来了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中关于全球经济未来的决定将不再由西方大国俱乐部作出,世界正向“一超多级”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方向发展。第四,合作旗帜下,“两制”关系在经济、政治、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更加隐蔽、复杂和激烈。经济全球化将世界联结成一个统一的无所不包的大市场,不管是什么社会制度和发展水平的国家都必须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实行市场经济,参与国际分工,遵守国际经济规则和国际贸易惯例,参加全球和地区经济贸易一体化组织,与国际接轨,分享全球化的利益并承担相应的风险和义务。这导致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在经济发展和具体体制上日益紧密联系和渗透,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在对外关系中经济战略越来越上升为主导战略,经济利益成为最重要的国家利益,并使对外政治关系经济化、对外经济关系政治化。而当前这场国际金融危机,使两种制度在合作的旗帜下,在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表现出更为隐蔽、复杂和激烈。一是在经济领域,世界主要经济体正在重朔国家实力,一场新的全方位综合国力竞争在全球展开。当前为争夺全球市场和全球经济主导地位而进行的全方位旷日持久的经济战日趋复杂。由于两种不同制度国家之间综合国力的较量日益激烈,各国都把对外关系的主要注意力转向经济贸易领域,导致经济竞争和贸易摩擦日趋激烈和表面化,各种经济贸易战频繁生。同时,经济安全成为社会主义国家积极推动国际金融危机复苏和经济发展中必须十分关注的重要问题。二是在政治领域,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从来就没有放弃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西化”和“分化”的政治图谋。当前,面对这场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应对“共赢”是主流,但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企图通过经济全球化把社会主义国家纳入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和文化体系的政治图谋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两制”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领域的矛盾冲突和斗争也从来没有停息。三是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与反对文化霸权是“两制”在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突出内容。西方发达国家打着“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兜售资本主义私有制及其腐朽的意识形态,宣扬利己主义、极端个人主义和拜金主义,它鼓吹绝对的个性自由,对社会主义式发展道路进行种种歪曲和攻击,极力推行西方道路示范效应。与此同时,国家安全与文化渗透、文化主权与文化霸权之争十分激烈。为此,发展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夯实文化软实力建设的物质基础;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不断提升国家文化竞争力;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发展,坚守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阵地,是社会主义国家在应对世界性金融危机前提下,必须认真对待的重要课题。
      三、金融危机态势下“两制关系”的战略选择
      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资本主义政府维护市场的能力已经有所下滑,但美国的经济霸主地位没有从根本上动摇,美元在世界经济领域占主导地位的情况还难以根本改变;新兴经济体的地位可能会有所上升,但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经济主导世界的状况还不可能一下子结束。面对金融危机的挑战,社会主义已经显现出巨大的优势,但也要看到我们的体制、机制还存在许多不够健全、不够完善的方面,需要我们不断地深化改革。社会主义国家在这场全球性金融危机面前要抵御国际金融社会的不利影响,应对错综复杂的形势,促进经济平稳较快的增长,其主要举措是:
       第一,毫不动摇地坚持社会主义方向。20 世纪以来,世界社会主义经历了四次重大转折。一是科学社会主义从理论到社会实践(1917 年至20 世纪40 年代初),其标志是1917 年发生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从此,开启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二是社会主义从一国实践到多国实践(20 世纪40 年代初至70 年代中期),其标志是1945 年“二战”之后一系列国家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形成了社会主义阵营。三是凯歌行进到剧变低潮(20 世纪70 年代末至80 年代末90 年代初),其标志是1991 年苏东剧变。四是社会主义从单一模式到各自独立探索(20 世纪90 年代初至现在),其标志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地探索了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20 世纪以来,社会主义在斗争中、在逆境中顽强地成长,这一历史进程尽管曲折,有高潮也有低潮,有前进也有倒退,有成功也有失败,但在总体上印证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必然要取代资本主义这一历史发展总趋势的判断是正确的,同时也说明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历史进程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也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必须经过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才能实现。2008 年爆发的世界金融危机,导致了全球经济发展的减缓。同时,世界金融危机也对社会主义
国家经济的发展产生了比较大的消极影响,其中,以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经济却在危机中发挥了旺盛的生命力,显示了无比的优越性。事实充分显示,坚持社会主义方向,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是战胜世界金融危机的方向保证和制度保障。
       第二,毫不动摇地坚持社会主义发展模式。纵观世界,以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为分水岭主要有两种发展模式。所谓的自由资本主义发展模式,它是对各种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统称,其内涵是:大力推行私有化;突出和强调市场的作用;提倡经济运行的自由化,要求政府放弃对经济的管制;在对外经济交往中,消除贸易保护主义,推动全球自由贸易,推行全球的资本主义化;政治
上的“民主化”、“多元化”要和经济上的私有化、市场化以及自由化同时进行。由此说来,这种模式所表达的不仅是一种经济发展方式,而是一种社会体制和价值观导向,是当代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总体现。当今世界爆发的金融危机,不仅是对美国多年来极力推行新自由资本主义模式的无情嘲弄,也标志着资本主义世界自由资本主义发展模式遭到了重创。风景这边独好。20 世纪80 年代末90 年代初,中国、越南、古巴、朝鲜和老挝几个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国家,顶住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压力,稳住阵脚,构成了世纪之交的世界社会主义一个“大挫折”,一个“新局面”两幅完全不同的画面。尤其是改革开放30 年来,中国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开创了一条中国特色的社
会主义道路。正是沿着这条道路,我们大力推进改革开放,大力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使中国的综合国力显著增强,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同时大为增强了抵御各种风险和灾害的能力。在当前这场世界金融危机面前,将影响降低到了最低限,并为推动全球经济的恢复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这场举世瞩目的金融危机已使更多人开始重新审视资本主义,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产生了浓厚兴趣,一些国家和组织试图从中西对比中揭示中国成功的奥秘和值得借鉴的经验。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源,归根结底在于政治,进一步折射出了社会主义的生命力,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科学性和优越性。

        第三,及时总结应对金融危机的经验,全面提升应变能力和开拓创新精神。国际金融危机引起了世界不同地区、不同身份、不同党派、不同阶级和阶层的人士以及一些国际组织和机构的热议与分析,全面梳理和科学透视国际金融危机对世界社会主义的影响,认真研究社会主义国家在这场金融危机中采取的应对措施,有利于在实践探索中不断总结经验,全面提升社会主义国家的应变能力,也有利于推进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科学认识世界社会主义的前景与未来。面对世界金融危机,有的社会主义国家紧紧抓住金融危机所催生的改革潮流,不断推进国内经济领域的改革;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则走出国门,学习经验,推动国内改革。对中国来说,至少可以从国际金融危机中吸取如下重要的经验:一是在严重的国际金融危机之下,国际需求大幅度萎缩,给中国高度依赖出口的经济带来很大影响。因此,中国一定要积极推进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逐步形成内需、投资和出口三者相协调拉动的发展格局。二是把握现代经济的核心,一定要在吸取这次危机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大力发展金融业。三是中国必须通过加大创新力度,更加充分发挥科技的作用,优化中国的产业结构,使中国企业全面提高抗击风险的能力。四是面临后国际金融危机时代的影响,中国应更加坚持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为今后实现又好又快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一个重要的体制机制保障,坚定不移地走科学发展道路。五是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一方面要继续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基础性作用,同时也要加强改善政府的宏观调控,使“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形成一个更好的互动关系,以保证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平稳较快发展,为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和促进世界经济的全面复苏,共同增进各国人民的福祉贡献力量。
参考文献
〔1〕〔2〕刘卫东. 金融危机对美国国际地位的影响〔J〕.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0,(5):77.
〔3〕邬梅.2009,朝鲜经济新气象〔J〕. 金融经济,2009,(3):50.
〔4〕古巴2010 年经济数据及2011 年经济计划.http://www.chinanews.com/gj/2010/09-15/2533810.shtml
〔5〕老挝2009 年宏观经济概况及2010 年展望.http://inance.ifeng.com/roll/20100306/1901070.shtml
〔6〕邓小平文选(第三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282.

                    A Probe into Two- system Relationship after the Financial Crisis
                      ZHANG Su-yun            ZHANG Lei
(1. Chinese Characteristic Socialist Theoretical Research Center, Liaoning University, Shenyang 110036, China;
2. School of Marxism Studies,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Beijing 100872, China)
Abstract: The 2008 US subprime mortgage crisis caused by the world financial crisis, now has undergone more than two years of history, with broad spread scope, strong impact and rapid chain effect. In the post-crisis era, to sum up the relations between socialism and capitalism and especially analyze the socialist country’s countermeasures during the financial crisis, are of great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Key Words: the financial crisis; two-system relationship; a probe
【责任编辑文新】

(辽宁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

关闭窗口
         
中国 沈阳 辽宁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中心
地 址: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中路66号 邮 编:110036 (崇山校区)